經典晨炮


昨晚我看書看得很晚,睡時已經兩點了,睡得一點也不好,總是在作著一個同樣的夢,我呆呆地站在一塊空地上,有人在拚命搖晃著我的大雞巴,還有一個聲音在問,怎麼還搖不出獎呢,怎麼還搖不出獎品呢?我朦朧中覺得有個柔軟滑膩身體在挨擦著我,猛地睜眼一看,天已大亮,雖然拉著窗簾,外面看不見房裡,但房裡很明亮,洛洛醒了,她偎在我身邊,雙手摟著我脖子,雪白渾圓的乳房緊壓著我身體,小手握著我的大雞巴上下左右地擼動著。呵呵,原來是這個搗蛋的小傢伙在搖晃我的大雞巴,這夢與現實之間真近啊。我虎著臉問她:「小白兔!一大早就捉住老狼的雞巴不放,是不是想要了?」洛洛做了個鬼臉:「不知道!」「哈,不知道?!你再說一遍。小白兔說謊是會被狼叔叔狂啃地」我一把把她抱在懷裡,洛洛的雙唇迎上來,我們熱吻在一起。

一邊熱吻著,我的手捉住她的一對小白兔,輕輕地揉捏起來,她的身體緊緊貼著我,微閉著眼享受我的撫弄。我的手順著她的胸脯、小腹、滑向她兩腿之間的芳草之地,她感覺到了,順從地抬起一條腿架在我身上,打開了大腿,我手一摸她陰戶,呵,已經水淋淋濕漉漉了,年輕女孩子就是敏感,才揉了幾下乳房,一摸就出水了,年輕真好。我的雞巴不由自主地更加硬挺了起來,我拉過洛洛的小手放在我肉棒上,她輕輕地抓住我的肉棒說:「才親了我兩口就這麼粗這麼硬啊,你個老傢伙,老流氓,老色鬼。」我逗她說:「我要是不粗不硬,怎麼讓你舒服啊。」她趴在我耳邊說:「老傢伙,摸我,你弄得我舒服極了。」我進一步逗她:「哪現在想不想我再弄你?」聽了我的話,她握我肉棒的手用力捏了一下,吻了我一下說:「你個老壞蛋,明明知道還問,我裡面癢了,我要你幫我止癢,老傢伙快上來!止不了癢我就揪掉你的大雞巴給你安個蘿蔔!」。聽她這麼一說,我的肉棒越發硬了,再摸她陰戶,淫水已經氾濫了,簡直就是一片洋。我翻身壓在她身上,洛洛心領神會地雙腿勾上我的腰,把陰戶呈送到我肉棒面前,我的大雞巴找到她洞口,屁股一推,整根肉棒直插入她的菊花深處,洛洛舒服得嚶地一身嬌哼,向後一縮又向前一挺,緊密濕滑的陰戶又一次含住了我的大雞巴,裹得我愜意無比,我抬臀送腰,徐徐抽插起來。我由緩到快,由淺到深地抽插著洛洛的陰戶,先是直進直出地插了一百多下,剎剎她的癢,洛洛舒服地哼哼著,身體隨著我的抽插有節奏的迎送著,帶動雪白的雙乳上下顫動,浪態飛揚。我插了不到兩百下,她就高潮了,身體一抖一抖地,只是洛洛還在壓抑著自己的呻吟聲。我對洛洛說:「想叫就叫出聲好了,外面聽不見的。」聽了我的話,洛洛做了個鬼臉,歪在床上喘息著,漾著一臉的潮紅享受著高潮餘韻的快感。

我雙手握住洛洛雙乳拔弄著她的乳頭,下麵挺肉棒再戰嫩穴,這次我快進慢出、九淺一深地插起來,用龜頭在陰道口時而撥弄陰蒂,時而翻弄小陰唇,再三搔弄後,一下長驅直入到底,然後緩緩抽出,在陰戶口又是幾番搔弄後一插到底……「啊--啊--,好癢,癢死我了……,哦--哦--,好舒服……」洛洛被我插得喘息著語無倫次了。我被她的浪態刺激得也無比興奮,早上沒有噓噓過小肚子漲漲地,所以現在肉棒越戰越勇,半個多小時過去,洛洛已經兩次高潮,我還挺立未射。洛洛在我身下,又一次長髮紛亂,星眸迷離,一臉的潮紅,就連一對白白兔也泛起了片片的潮紅,渾身軟得像一灘肉泥。

我把洛洛的雙腿舉起,架在我肩膀上,她的陰戶再次聳現在我眼前,由於興奮和充血,大陰唇越發飽滿鮮嫩,兩片小陰唇漲得嬌豔欲滴,看得我肉棒腫漲難忍,我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和深度,看著自己的肉棒浸淫著洛洛的淫水、卷帶著小陰唇在陰戶中插進翻出,我興奮到了極點,我也快高潮了,最後我蹲在床上用足根架起小嵐的屁股,將肉棒狠狠地一插到底,龜頭深深地鑽入花心嫩肉。分開洛洛的花瓣讓興奮的陰蒂直直地立在絨毛中,我用手指快速地在漲大的陰蒂上技弄著。這時的洛洛只能發出聲嘶力竭的呻吟聲,喘息著把我的頭按向她的雙乳……終於,我的肉棒再次在洛洛的身體中噴發了,將濃濃的精液一滴不漏地射在她的花瓣深處……這場肉搏戰,我們盡興釋放。我插在洛洛的體,讓肉棒在她身體中慢慢變軟,再看洛洛,慵懶地躺在我臂彎裡,鼻尖上一層細汗,雪白的胸脯起伏著,椒乳微顫,我慢慢抽出沾滿她淫水的肉棒,湊到洛洛的嘴邊,她會意地伸出小舌頭把大雞巴上的湯湯水水都吸得乾乾淨淨後,又把我的大雞巴含在嘴裡吞吐了幾下,才拍拍我的PP示意我激戰暫告一段落。我跳下床去洗澡了,洛洛原地未動地躺在床上,懶洋洋撇著雪白的大腿一動不動,濕漉漉的陰戶大張著,任由精液混著淫水溢出陰道滴在陽光斑駁的床單上。

下一篇: 淫蕩美婦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