私藏空姐


五點了,雖然清晨的風是冰涼的,卻仍帶不走我的一絲倦意。高速公路上車輛稀少,我卻無心享受這難得的暢快,一方面是睡眠有點兒不足,一方面是不得不驅車赴約的無奈。

記得昨天當公司老大微笑點頭的那一刻,我就期待著休假,這可是費盡心血,用企劃案換來的,心想,終于可以好好休息,睡到頭腫起來,嗯…還可以利用這個時間…此時手機響起,那一端傳來老妹的聲音。

「哥,一件事情和你商量一下好不好」雖然她的語音充滿一種愉快,可是我卻開始反射性的一陣緊張,因為老妹口中的「商量」通常是一種「要求」,甚至是一種「威脅」,一定有什麼燙手的山芋硬丟過來,等著我去接。

「ㄟㄟㄟ,少來,每次說的都沒好事,我可告訴喔,我難得休…」為了避免萬一,我得先把話講在前面,不料,她比我撂的更快。

「好啦,好啦,以前我那個死黨ㄚ,韻築有沒有,她今天從舊金山飛回來啦,我明天要上班,你幫我去接她!」

「可是…我休假ㄝ,我正想好好…」這下還得了,得來不易的假期竟然還要等飛機接人,還當司機!我急著想推掉。

「好啦好啦,韻築你認識嘛,幫幫忙啦,003,先謝謝!」

「ㄟㄟ…」回答我的,是一陣沉默,真是該死,偏偏叫我去接,這簡直就是強暴我的假期嘛!先前的興奮彷佛被人當頭淋一盆冷水,突然間,我也好想加班哦!沒想到惡夢尚未結束,我查到華航003班機到達時間是早上5點30分,我就有一種暈眩的感覺,因此心情一直惡劣到現在。

這種心情,並沒有隨著眼前熟悉的高挑美女而改變多少,韻築高中時就和老妹同班,倆人還讀同一所大學(不同系),說是我的第二個妹妹並不為過,就因為是熟人,我就絲毫不掩飾心中的沮喪。

「小哥(我是長子,她降子叫是有原因的,說來話長),很抱歉,還要麻煩你來接我,都是小慧啦,就說我想先回家,可是她說什麼都不肯,說是下班後要和我去玩,真拗不過她…小哥,真是抱歉ㄋㄟ…」她的神情,一貫的有點靦腆,可能是不悅爬了我滿臉。不過听韻築口中堆滿抱歉,反而讓我感到不知如何回答而手足無措了。

「沒…沒關系,反正今天也沒事,放假嘛,我們都很高興回來,來來來,行李我拿!」為了化解僵硬的氣氛,言行中也加了點熱情。其實這又不是韻築的錯,我怎可將對妹妹的牢騷轉到她的身上呢,這未免太小家子氣了吧!

回台北的途中,我們簡單的閑聊著,透過車廂內的後視鏡,我發現韻築的臉色明顯的有點憔悴,「不舒服嗎,臉色不太好喔!」熟人了,透露些關心也是應該的。

「喔,嗯,頭有點昏,可能是時差吧,吹吹風好了」說罷,她便將車窗玻璃大開,清晨的涼風就充滿車室,約過半個多小時,已經到家了,看看手表,也已經快7點了。

「來,家里的鑰匙先給,四樓沒忘吧!小慧的房間老樣子知道的,我幫拿行李」看她踉踉蹌蹌的離開,心想,待會順便將洗澡水放好,讓她洗完澡好休息吧!雖是熟人,也別讓人說我們都不會待客。還好行李不是很重,拿到四樓,只見韻築趴在老妹的床上,拖鞋都沒脫,顯然睡著了。

「ㄟㄟㄟ,我知道很累,不舒服想休息,不過先洗個澡可能會輕松一點吧!」我一邊說,一邊用腳搖著她,就像叫我妹起床的樣子,只見她手抬了抬,又無力的放下,臉上還有些紅紅的,我見狀順手摸一下她的額頭,哇!燙燙的ㄋㄟ!記得冰箱里還有些舒跑,我就倒了半罐,加在一大杯溫開水中,讓她喝下。

當我將她的鞋放好,行李也擺好的時候,看見韻築冒一身大汗,嗯,冒汗是退燒前兆,很好,可是得注意保暖。我從五斗櫃中拿了件干毛巾預備給韻築用,看見她躺在床上,胸口隨著呼吸起伏,不禁有些異樣的感覺,華航的制服,穿在女生的身上,還真是好看!

不知為何,突然有種憐惜的想法與沖動,我告訴自己,就幫她擦擦汗吧!輕輕坐到床沿,扶起韻築,「流了一頭汗,我幫擦擦」一邊說著,我一邊拿干毛巾輕撫她細致的臉頰。韻築真算的上大美女,瓜子臉,挺鼻梁,小巧的嘴,白皙的皮膚,加上一雙大眼楮,所謂的美女應該也差不多在這個範圍(後來知道華航蠻多都是這樣的)。

我擦干她的臉,再用冷水毛巾幫她拭一下,顯然,她舒服許多,閉著眼,說︰「小哥,我好多了,這樣就好,謝謝…」突然間,我有種失落感,趕緊接著說︰「汗流了一身,我先幫擦擦脖子,待會兒洗完澡好睡覺。」

「這…這樣不好吧?我自己來就行…」韻築連忙坐起來,還把冷毛巾拿過去,沒見她擦拭的動作,卻是一直摸著自己的額頭。

「看,坐都坐不好,還擦咧,我幫服務一下,ㄚ,不收錢的喔!」為了化解這個僵局,我開玩笑的說,說的同時將她放倒在床上,擦了擦她的脖子。韻築的脖子,會讓男人著迷,白皙的皮膚,很細致的樣子,仔細看,還長著柔細的毛發,不知道直接的觸感如何?

下一篇: 淫蕩美婦人